走出去的中国水电亟待加强协调合作
水电工程质量监督总站  |  日期:2017-02-20  |  来源:刘阳
新闻来源: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作者:张博庭

对于一些较大的国际项目,由于有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重视,通过沟通协调解决国内企业之间的矛盾,这只是我国解决矛盾的一种特例。但最好的办法是由某个行业组织,专门建立一个常设的中介机构,全面地负责协调、解决各种企业海外投资的无序竞争矛盾。

由于我国的水能资源非常丰富,且具有明显的后发优势,目前中国水电开发的规模和水平均在全球遥遥领先。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对外投资贷款的增加,水利水电的国际市场大部分已被中国企业占领。然而,中国水电开发的绝对优势,却始终没有给我国带来应有的国际声誉和经济收益,其原因就在于我国企业之间的竞争过度。国外的一些机构,非常善于利用强者之间的无序竞争,达到压价的目的。目前,在国际市场上我国企业之间的无序竞争,已经成为我们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一个巨大障碍,有必要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中国水电开发的技术、成就世界第一

青藏高原的存在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水能最丰富的国家。青藏高原被誉为世界的第三级,由于世界的最高点在中国,所以,在中国同样的河流、同样的流量,我们往往能获得数倍高于国外的河流水能。因此,虽然中国的水资源总量在世界上的排名只在第六,但是,我国的水能资源量,却是毫无疑问的世界第一,可开发的水能资源总量为3万亿千瓦时/年,约占全球水能资源的1/6。目前,中国的水能资源虽然只开发了百分之三十几,但我国的水电总装机和发电量,均已经比占世界第二位的国家高出两倍多。

中国水电不仅资源总量大,而且几乎都是近些年才开发的。与其它发达国家上个世纪开发的水电相比,我国的水电开发大量使用了现代化的新材料、新技术,具有明显后发优势。不仅如此,水电行业还是我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引进外资、最早与国际接轨、最先实行市场化改革的行业。国际上成功的管理经验和市场化的竞争机制,加上大量的工程实践已经让中国的水电完成了从"追跑"到"引领"的蜕变。

目前,我国的水电开发在规划设计、开发建设、设备制造等诸多领域已明显领先。例如:高坝工程技术(复杂地基条件、高土石坝、高混凝土坝技术),泄洪消能技术(窄河谷、高水头、大单宽流量的泄洪消能技术),地下工程技术(复杂地质环境的高边墙、大跨度地下工程技术),高边坡工程技术(复杂地质条件的边坡稳定锚固技术),大机组制造技术(发电80万,即将制造100万),以及超高压、大容量、远距离输电技术等方面,我国的水平都已经明显的领先于世界。

国际水利水电市场主要由中国企业占据

相关阅读:毛里求斯"坝上"的思考

伴随着中国水电技术水平的领先,中国的综合国力也在不断地增强。最近几年,在我国全面实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带动下,中国水电企业抓住海外市场机遇,在参与海外项目的过程中,不断展现高效的项目运作能力和强大的投资能力。据了解,截至2015年底的统计数据,"中国电建"走出去的国家就有116个,对外工程涉各种项目(包括部分非水电)就有1800多项。"中国能建"所承包工程涉及到的国家也有80多个,各种项目数百余项。如果再加上中国三峡集团、五大电力公司以及很多省级企业在国外投资和承包建设的各种工程,可以说,中国水电企业几乎已经全面占领了水利水电建设的国际市场。

目前,拥有全产业链竞争优势与国际市场磨练经验的中国水电产业,已逐步成为引领和推动世界水电发展的巨大力量。中国水电企业在参与海外项目的过程中,通过不断展现高效的项目运作能力和强大的投资能力,已经从早期的工程分包、项目施工取得短期收益的初级阶段,进入到拥有自主开发权,依托综合实力开展资本并购、管理运营电站、获取长期收益的全新阶段,实现了中国水电走出去的全面升级。

特别是近年来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企业走出去,在国际市场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更成为业内的普遍共识。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把发展的目光投向了海外,取得的成绩也是令人瞩目的。特别是一些基础设施欠缺的发展中国家,对中国企业的作用给与了充分的肯定。例如,有的国家的总统对中国承建的水电项目时时高度关注,多次造访;有的国家已经把中国建设的水电站,印在了本国最大面值的货币上。然而,在国家政策支持和企业积极性高涨的诸多利好刺激下,在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同时,中国水电企业的海外投资热潮,也暴露出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企业之间的无序竞争已成为走出去的主要障碍

某些国外机构正在利用中国企业之间的竞争关系,大做文章。尽管中国水电的设计、建设、设备制造的水平全球领先,中国的银行业也大力支持企业走出去的融资,但是,中国的这一优势,并不局限于某一个特定的企业。几乎所有的中国大型水电企业,都能把中国水电的各种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于是外国的一些中介机构,在进行项目招标的时候,往往就会充分利用这一点。他们通常可以先和一个A企业谈项目,谈好了之后,再找另外一个B企业谈。并且明确地告诉A企业已经给出的报价是多少。你们如果想拿到项目,至少要低于这个报价。我们的B企业,如果希望能得到项目,想方设法也要比A企业的报价低一些。然而,一旦B企业给出新的较低的报价。中介机构又会把这一消息,透露给A企业。A企业如果为了保住项目,难免要压缩利润空间,再做出一些让步。经过这样的一番交叉竞争,我们得到国外项目的利润空间往往都非常有限。本来大型的国际项目,难免都会有很大的政治风险,中标企业的利润中,本来应该有足够投保政治风险的资金;但是,无序竞争的结果,往往让企业所保留的合理利润难以涵盖政治风险的投保。

要知道,这种竞争的结果,不光是竞标价格上的降低,还不可避免地带来声誉上的损失。因为,各个企业在叙述自己强项的时候,难免要列举出对方的某些不如自己地方。这样客观上就会不可避免给竞争的对手造成一些负面影响,甚至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例如,我国在缅甸的密松水电站被叫停之后,我们去了解当地的舆论情况,发现缅甸民众很多对密松电站及开发商的意见,竟然都是出自一些中国企业。记得有一次我们要求云南省帮助进行密松电站正面宣传时,一位地方同志竟然也认为密松水电站存在一些问题。由此看出,对密松水电站的一些负面看法,无疑是来自开发商的国内竞争对手。

尽管缅甸方面急需中国的投资和技术,开发他们的水电资源,解决他们的电力紧张,但他们之所以敢大胆叫停由中国公司承建的密松水电站,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种行为虽然会得罪中国政府和具体的开发企业,但绝不会失去其它中国企业对投资缅甸水电的热情。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缅甸方面的判断。尽管有了密松电站的前车之鉴,还是有不少的中国公司,继续积极要求投资建设缅甸的水电项目。好在中国企业承建缅甸项目必须履行项目建设的相关程序,有关政府部门对此进行了严格把控。否则,密松电站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还会有中国公司又去开工建设缅甸其它的水电项目。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正是中国企业在缅甸的过度竞争,为缅甸单方面叫停密松水电站的不理智行为解除了后顾之忧。

必须认识到,中国企业之间的这种自相残杀式的竞争后果非常严重。国际市场的正常竞争,肯定存在。如果不同国家之间的企业竞争,往往还有各自的优势,各国的财政支持政策也会有所不同。但是,来自同一国家的同类企业,往往具有很大的同质性,这种竞争除了价格因素之外,很难有别的明显差距。所以,如果来自同一国家的企业之间没有沟通协调,会非常吃亏。记得当年日本公司在中国投标时,往往都会由日本的行业商会先在各投标企业之间组织竞争,竞争出结果之后,再由商会协调共同帮助这个企业与其他国家的企业竞争,从而在不降低本国企业中标可能性的前提下,避免本国企业之间的相互压价。

我国高铁南北车的合并,也是起因于某国的项目方采用同样的办法,在南、北车之间进行大幅度交叉压价。好在我国铁路行业的市场化程度不算高,国家发现这一问题之后,果断地采取措施,把南、北车合并,共同组成一个中国中车。让国外的那些投机商,失去了可乘之机。但由于中国有实力的水电企业非常多,在水电行业采取类似高铁的整合办法是行不通。所以,我国的水电企业,要解决中国企业之间同质化的恶性竞争问题,必须有新的思路、新的办法。

走出去的中国水电亟待加强国际产能合作

尽管我国水电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很大,所取得的成绩也喜人,但是必须承认,在国际市场上的无序竞争,无论是在声誉上还是在经济上,都已经给走出去的水电企业带了巨大的损失。许多企业都在呼吁有关政府部门能进行管理协调。据了解,国资委、商务部以及国家能源局都专门召开过这方面的会议,但效果一直不佳。似乎政府部门直接出面干预国际市场的商业竞争,总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所以,至今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的无序竞争,以及由此给企业带来较大利润损失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目前,对于具体的某个项目,由政府部门出面协调,几家企业达成共识解决竞争矛盾的成功实例还是有的。例如,前不久,乌干达的一个水电项目,竞标单位涉及到中国电建、中国能建和三峡集团几家大型国企。最后通过协调,各家按照前期投入的大小,确定了一个投资入股的比例。中国能建占45%,电建占35%,三峡20%,三家共同组建了一个合资公司承担具体的项目。目前该项目的进展正在平稳进行中。

对于一些较大的国际项目,由于有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重视,通过沟通协调解决国内企业之间的矛盾,这只是我国解决矛盾的一种特例。业内普遍认为,最好的办法是由某个行业组织,专门建立一个常设的中介机构,全面地负责协调、解决各种企业海外投资的无序竞争矛盾。国资委、商务部、国家能源局应该作为该组织机构的指导和支持单位,保障协调沟通的权威性。

目前,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通过有效的沟通协调组织联合投标、或者组建专门的股份制公司共同开发国际项目,无疑是避免企业之间无序竞争的成功经验和有效方式。除此之外,中介协调机构具体的工作方式,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地进行探索。例如,可否充分利用目前我国各个企业在国外已经建立的各种分支和代理机构,争取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增强我国企业的整体竞争实力。然后,在中介协调机构的帮助下,中标企业可从项目的利润中提取一部分,通过中介机构奖励给最初提供信息和资源的有关驻外单位,以便在兼顾国家整体利益的前提下,尽量保障各个企业的前期投入和产出的公平,继续支持和鼓励各个企业积极开拓国际市场,保障我国企业的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和综合能力不会因为避免过度竞争而削弱。

结语

中介协调机构的首要工作,就是要在走出去的企业中,逐步树立国家利益高于企业利益的观念。特别是我们的国有企业,在完成国家"一带一路"走出去的大战略的过程中,必须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决不能把其它国有企业当成自己走出去的牺牲品。在此基础上,我们也应该鼓励企业在走出去的国家战略上实施创新。我国很多在国内避免过度竞争的措施和成功经验,可以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尝试,鼓励各企业之间开展各种各样的强强联合、争取合作共赢,保证我国先进的水利水电建设技术,在推进全球的水电开发建设的同时,能给我国的企业带来应有的国际声誉和经济效益。

世界银行《水电发展报告》对水电开发的评价是:减贫和减碳。由此可见,水电走出去在我国实施的"一带一路"总体战略中的特殊重要地位。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先进的水利水电开发建设技术,理应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摆脱贫困、走向现代化的同时,大力开发利用世界各地的可以替代化石能源的水电,共同实现联合国提出的千年(脱贫)目标和整个人类的可持续发展。这不仅是我国"一带一路"战略中水电走出去的重要现实作用和历史意义,也是我国水电企业以及每一位水电工作者义不容辞的国际责任。为达此目的,我们一定要加强团结、搞好协作,减少不必要的内耗;时刻牢记,在国际舞台上我们的一言一行不仅代表我们的企业,更代表着中国的形象。

图片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